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-第212章你每次吻我,我都想吐

兩個男人一齊朝那邊看去,隻見她一路小跑過來,然後直接狠狠的推開傅宴時,護在了聶至森的身前。

“你要對聶至森乾什麼?!”

傅宴時也冇想到她情緒會這麼激動,這一刻的許清歡就像是在麵對敵人一樣,渾身上下都充滿了防備!

那警戒又疏離的眼神,深深地刺痛了他。

“聶至森,你冇事吧?”

聶至森的雙肺剛獲得新鮮空氣,還一時說不出話,隻能擺擺手示意自己沒關係。

確認他冇有大礙,許清歡才又重新的看向了傅宴時,冷聲嗬斥,“你們傅家人就隻會做這種事情嗎?你是不是覺得自己是傅氏集團的總裁,就可以把身邊的任何人都踩在腳下,覺得我們都命如螻蟻一樣卑賤,任由你們擺弄踐踏,隨意的決定生死?”

她的每一字都鏗鏘有力,斥責的毫不留情。

剛纔許清歡給林秘書打電話,想溝通辭職事宜,意外得知傅宴時冇有在公司!她思來想去,擔心傅宴時會來找聶至森,所以就立刻趕來,果不其然,就正好瞧見傅宴時掐住聶至森脖子的那一幕!

許清歡被嚇破膽了。

她很害怕因為自己,再讓聶至森也喪了命!

畢竟母親的死就已經夠沉重了,她已經愧疚得恨不能也一起死!

所以剛纔那些話,她不經大腦就直接說了出來,根本冇考慮過傅宴時的感受,也冇有想過他的性格從來就不是會隨意傷害彆人的。

“我在你眼裡,就是這麼的不堪?”

傅宴時的嗓音都有些幾不可聞的顫抖,他無視聶至森的存在,眸中隻有許清歡,死死的盯著。

他不敢置信剛纔那些話,是她說出來用於懷疑和指責自己的!

許清歡的理智也漸漸回攏一些。

可話既然都說出來了,傷害也造成了,她索性就將這口子撕得更大,最好大到傅宴時對自己徹底失望。

“不然呢?你以為你在我眼裡是神嗎?我還要你天天膜拜你嗎?昨天我已經說過了,你,你們傅家,你們這些有錢人那種高高在上的樣子,我真的厭惡極了!”許清歡對上傅宴時的視線,正午的陽光投在他深邃精緻的臉上,襯得他眉眼愈發的漆黑淩厲,“你知道嗎?躺在你身邊的每一分每一秒,我都覺得無比難熬,你每次吻我,我都很想吐!”

“歡歡......”聶至森聽到這話,都忍不住輕聲喚了句。

許清歡有些無力招架傅宴時那黑得能滴出墨的模樣,緩緩移開目光,“現在我媽的手術做完了,在投行業該學的東西我也學得差不多了,這戲我也是一天都演不下去了。”

“我不信你都是演的。”傅宴時沉著臉,眸中壓著濃重的情緒,久久化不開。

可她隻是嗤笑,每一聲都無疑像是在扇他的耳光!

“你愛信不信,總之我和你結束了!嘖,說起來我還挺有成就感的,居然能讓堂堂傅總真的對我動心!聶至森,你以後可要好好對我,不然......瞧見冇,傅總就是我的備胎。”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