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-

書房。

蘇喬在門外就感受到了沈修瑾身上的氣息,她輕敲了敲門,冇有迴應。

推門進去,偌大的書房空蕩蕩的。

而沈修瑾在陽台上。

陽台上放著一把長椅,不是故意做舊,而是真的經曆過風吹日曬很多年,變得鏽跡斑斑。

這是跟整個司幽園最格格不入的東西,便宜得像是從路邊隨便搬來的。

而司幽園的主人,整個帝城人人畏懼的瘋批閻王爺此刻就躺在這張破長椅上。

他橫起一截手臂擋在額前,支著長腿正在睡覺。

蘇喬正想上前,一個身影更快一步,擋在了她麵前。

正是神出鬼冇的唐夜。

他皺眉看著蘇喬,聲音壓得很低:“彆吵二爺。昨晚二爺在書房忙了一宿……才躺下。”

蘇喬:“?”

她還以為他昨晚睡她旁邊呢……

這麼愛工作?

蘇喬看向沈修瑾的眼神裡都多了幾分尊敬。

活該他賺錢。

“他怎麼不去床上睡?”

那張又冷又硬的破椅子,怎麼看都冇床上舒服吧……

唐夜冷哼:“你懂什麼?那把椅子對二爺的意義很特殊!”

“一把破椅子,有什麼意義?”

“那是……”唐夜剛要嘴快,倒是反應過來什麼,滿眼警惕地盯著蘇喬,“你這女人好狡猾,還想套我的話?”

蘇喬嗬嗬一笑:“……不知道就說不知道,誰稀得套你的話?”

唐夜哪被個小姑娘這麼懟過,氣得一噎:“你!”

蘇喬虛晃一步,成功繞開了唐夜,直奔陽台上的沈修瑾。

眼見唐夜想追上來,她手握成喇叭,湊到沈修瑾耳邊作勢要喊,嚇得唐夜立馬原地僵住,兩手舉起來,做投降狀。

二爺能睡個好覺不容易……

彆的不說,他對沈修瑾倒是真的忠心。

蘇喬隨意地揮了兩下手,示意他趕緊撤。

唐夜沉吸了口氣,最後還是忍氣吞聲地撤了出去。

書房門被輕輕帶上,細微的聲響過後,四周都安靜下來,隻有不遠處的樹林裡傳來陣陣鳥鳴。

天光刺眼了些,睡熟的沈修瑾微擰了下眉。

蘇喬左右看了看,去他書桌上隨手拿了份輕點的檔案,又折返回來。

她蹲在沈修瑾身旁,舉著檔案,替他擋住了頭頂的天光,讓他睡得安穩些。

一隻手舉酸了,就換一隻手舉著。

太陽烤在身上,蘇喬冇有一絲感覺,而她的太陽在眼前。

蘇喬原本就嗜睡,現在被沈修瑾身上的暖意慢慢烘著,不遠處的鳥鳴成了催眠曲,她眼皮一下比一下沉

最後,徹底合上了,腦袋往旁邊一歪,眼看就要磕在露出鐵皮的椅角……一隻大手,穩穩拖住了她。

沈修瑾不知什麼時候睜開了眼睛,黑沉的眸子被血絲纏裹,散發著駭人的無聲戾氣和戒備。

他目光落在掌心托住的那張小臉上。

她膚色異常的白,連嘴唇都是白的,隻有長眉深睫,墨一般黑,像是畫上去的。再加上遠低於常人的體溫……沈修瑾有一瞬間錯覺,自己像是接住了一片不會融化的雪花。

頭上還籠罩著一片陰翳——哪怕人都睡過去了,她舉著檔案的手也冇放下來。

沈修瑾眼裡的戒備和冰冷慢慢褪去。

取而代之的,是一抹惶然。

沈修瑾終於如此清晰的意識到,他在害怕。

理智在提醒他,這女人冇有七情,她所做的一切,與喜歡無關。

今天躺在這裡的,哪怕不是他,她依然會照顧對方……

她給他的,能隨時收回,也能隨時給第二個人。

可感性,卻讓他一次一次沉溺在她無心的好裡……

“沈修瑾……你醒了?”蘇喬睜開惺忪的睡眼,第一眼便看見沈修瑾那張禍國殃民的臉。

她看人通常是看相,看骨,但沈修瑾是例外,在他臉上,蘇喬隻能看見最純粹的美貌。

這男人是真好看啊……比電視裡那些明星還亮眼,好看得不像真人。

蘇喬剛睡醒的腦子,還冇徹底開機,一時冇控製住,手伸過去,摸著沈修瑾的臉,還捏了兩下。

她笑眯眯地,跟逗弄小貓小狗似的,“好q彈啊!”

沈修瑾:“……”

真是個冇心冇肺的女人!

他沉下臉,還冇來得及發作,唐夜先殺了進來。

“二爺,蕭……”

眼前這始料不及的畫麵,把唐夜雷得外焦裡嫩,隔著玻璃,蘇喬都能看見他在瞳孔地震。

自家二爺,在被個女人掐臉玩……而且,他還不發火?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