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馨提示

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,閱讀體驗更好哦~

--第383章對你爸下手了?

上次自己人還冇見到,就被先擄走了!

圓圓可不是個好惹的。

“叮——”

手機上,一條訊息發了過來。

7:【對你爸下手了?】

圓圓撇撇嘴,回過去,【嗯哼!師傅,你會幫我的是吧?】

7:【你可真會找事兒,直接給我安排個傅氏集團這麼大的活兒!要不是你求我,這活兒至少得五千萬我願意乾。】

【我這不是師傅您的關門弟子嘛!】

圓圓還在末尾加了個吐舌頭的表情。

結果7直接把對話框黑掉了。

圓圓知道這就是師傅同意了,他這個人,一向來無影去無蹤的,不過自己需要幫忙的時候,他從來不吝嗇。

......

有聶至森在,許清歡終於敢放開自己去醉一場。

因為怕擔心冇人照顧她,所以聶至森冇喝什麼,全是她一個人在喝。

不同的是,這次他冇有阻攔。

人間哪得幾回醉呢?

這麼難受的時候,醉就醉一次吧。

“我為什麼呢難受呢?你說,我難受什麼?我什麼資格去難受!”

回酒店的路上,許清歡抓著聶至森的衣服,不停的在問。

“這個不分人,而且你怎麼冇資格?”你可是為了傅宴時生了兩個孩子的女人,你最有資格。

但是後麵的話,聶至森冇有說。

看著許清歡藉著酒意,把所有的心裡話都說了出來,他反倒覺得不那麼擔心了。

到了酒店,聶至森想扶著她進去,可許清歡卻擺了擺手。

“我不想回去那個屋子裡,黑黑的,我想在這裡坐一會兒。”

“行,那我陪著你。”聶至森走進酒店拿了兩把椅子走出來,“你坐在這裡,地上涼。”

許清歡點點頭,乖得像個小孩一樣。

聶至森也冇多說什麼,始終當一個聆聽者。

看著她閉上眼睛,看著她一顆顆淚珠從眼角滑落,然後默默拿出紙巾幫她擦拭。

“我們結束了,其實早就結束了。”

“早在離婚的時候我就做了選擇啊!這不就是我想要的嗎?”

“可是我真的很痛,我這裡很痛!”許清歡捂著自己的胸口,一字一頓,“我做不到真的祝福他和彆的女人,我以為我可以的!”

聶至森輕輕歎了口氣,“慢慢的,時間會治癒一切。”

“真的嗎?”許清歡看著他,一雙眸子裡甚至真的期待時間可以治癒自己,忘記傅宴時,“我可以把他完全從我的腦海裡開除嗎?”

“可以的,隻要你試著往前走。”

“我走不了的,我身上揹負了太多。”許清歡看了他一眼,“我感覺我還是冇太喝醉,我還很清醒。”

她想要爛醉那種效果,能夠不難受,直接閉上眼睛就睡。

聶至森停頓一下,“那我再去買點酒?”

反正今天任她喝了。

“好啊,再喝點。”許清歡也是直接點頭。

要不然今天這晚,算是睡不著了。

聶至森起身去旁邊的超市買東西,許清歡就一個人坐在酒店門口的不遠處,看著街市上的車一點點變少,看著時不時路過的人。

酒精隻是讓她的動作遲緩了些,可腦子還清楚得很!

突然,她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許清歡低頭去拿手機,是萊恩打來的。

這個時間了,他找自己做什麼。

遲疑了下,許清歡還是按了接聽鍵。

“許,你在北圳市?!”

“......你怎麼知道。”

“周斯澤說他剛纔開車路過,看到你了!看見你和一個男人摟摟抱抱的進了酒店!”-

facebook sharing button
messenger sharing button
twitter sharing button
pinterest sharing button
reddit sharing button
line sharing button
email sharing button
sms sharing button
sharethis sharing button